第37章 我要爱,非常爱!

“好!动手就动手!”

叶小天挺身而出,四下围观群众的喧哗声立即停下了。小路和小芳了对视一眼,一双粉拳悄悄攥了起来,如果果基格龙想下毒手,她们得及时出手救人才行,总不能让叶小天被人打死啊。

叶小天朗声道:“各位,在决斗正式开始之前,我还有几句话要说。”话音一落,四下登时又是一片嘘声,好在这些围观群众都是豪门阔少,不是市井流氓,不至于向他丢些臭鸡蛋、烂菜帮子。

叶小天大声道:“这几句话,我必须要说。我要说的是,我答应今天的决斗,只是为了向莹莹证明,我喜欢莹莹,我想娶她为妻,我不乏保护她的勇气,不管多么强大的敌人,无论我是不是他的对手,决不退缩、永不放弃!”

四周嘘声四起,每个人都认为话说的再漂亮都不如做的更漂亮,这是叶小天在示弱。但是几年之后,叶小天用他无以伦比的勇气,亲身印证了他今天这番话:无论多么强大的人觊觎他的女人,他都没有退缩,永不放弃,并取得了胜利。

他在今日花溪之会上的这番话立即广为流传开来,成为无数黔地少男向心仪的少女示爱时的必说的情话:“我喜欢你,我想娶你为妻,我不乏保护你的勇气,不管多么强大的敌人,无论我是不是他的对手,决不退缩、永不放弃!”

然而此时的叶小天迎来的只能是讪笑,小天也不在意,向众人抱拳作了一个团团揖,大声道:“各位乡亲父老……”

众豪少面面相觑,长这么大,他们被称为“乡亲父老”的机会屈指可数,这又不是街头卖艺,这个小子对他们的称呼还真是希罕。

叶小天哪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还当是贵阳城中闻风赶来看热闹的普通百姓呢。他大声道:“但是无论我是胜是败,即便是死了,我都不会把莹莹让给别人!我接受挑战只为证明我的勇气和我对莹莹的爱,我不会把莹莹当成一件战利品,只要她不离开我……”

叶小天看向夏莹莹,深情地道:“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

“小天哥!”

可怜的莹莹姑娘哪听过这么动听的情话,事实上……在众多爷爷、伯伯、叔叔、哥哥、弟弟、大侄子的重重保护下。她长这么大压根就没机会听说一次,叶小天的一番话把她感动的泪花闪闪。

河对面山坡上,夏老爷子手搭凉篷眺望对面,气极败坏地骂:“这谁提议说这儿看得清楚啊?真是混帐!我连那后生的模样都看不大清楚,那么有眼光的小子究竟是谁家的孩子呢?你们倒是过去一个看看呐!”

莹莹姑娘忘情地扑进了叶小天的怀抱,旁边有多少人看着她不在乎。她现在就想抱紧她的男人,因为她喜欢!

叶小天抱着莹莹姑娘,目光从她削肩上越过,看着脸色黑下来、双眼直欲喷火的果基格龙,朗声道:“格龙,你的决斗毫无意义,无论胜败。我都不会退出。如果你打了败仗,难道你会献出妻子以求苟全?我和莹莹早已一吻定情,我已视她为妻了!”

果基格龙听叶小天吧啦吧啦说了半天,他心仪的天仙子一般的小美人儿就哭着扑进了他的怀抱,肺都要气炸了,这时听叶小天好象是对他说话,恶狠狠回顾左右,问道:“他说什么?”

旁边一个围观的阔少大声道:“他说。他亲过莹莹姑娘啦!”

“什么?”

果基格龙咆哮道:“你亲过她?你……你竟然亲了她?”

那阔少扮起了翻译,笑嘻嘻地对叶小天道:“嘿!小子,格龙问你呢,你是不是真的亲过她?”

“当然!”

叶小天扶着莹莹的香肩,让她轻轻离开自己的怀抱,用一种雄狮宣示自己领地般的眼光傲然看了看果基格龙,又看了看周围无数羡慕的看客。揶揄道:“这个大个子是不是还没亲过姑娘,不知道怎么亲啊?”

巨猿一听“大个子”,立即兴冲冲地跑过来,把屁股一撅。叶小天很自然地踢了它一脚。得到满足的巨猿就跑回福娃身边呲牙咧嘴地炫耀去了。

叶小天道:“他要是不知道,我可以教教他!亲心爱的女人,要这么揽住她的纤腰,深情地望着她,轻轻吻住她的唇,温柔地吮住她的舌头,然后狂热地……”

莹莹姑娘正在意乱情迷,就觉得叶小天的大手轻轻按住了她的后腰,那双令她欢喜令她心慌的眸子盯着她的眼睛,越来越近,忽然,那柔嫩的花瓣就被他攫取了。

莹莹姑娘“嘤咛”一声,下意识地闭上了美丽的眼睛,双手环住叶小天的脖子,予取予求地任他亲吻,渐渐青涩而热情地回应起来。果基格龙的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比牛还大。

这一个缠绵的吻,直把莹莹吻得”jiao  chuan”细细,身子酥软,柔柔软软地贴在叶小天的身上才结束,叶小天抱着莹莹香馥柔软的身子,挑衅地对果基格龙道:“你不会连怎么亲人家姑娘都不知道吧?有空时听听曲儿就明白了……”

叶小天清唱起来:“红绫被,象牙床,怀中搂抱可意郎。”qing  ren”睡,脱衣裳,口吐舌尖赛沙糖……”

果基格龙根本不知他在唱什么,但此时此刻却也不必问了,果基格龙气得攥紧双拳,“嗵嗵”地捶了几下胸口,大声咆哮道:“我要杀了你!”便迈开大步向叶小天追去。

叶小天一牵莹莹的手,转身就跑,莹莹此刻迷迷糊糊的,就算叶小天说要带她去天涯,她都不会问一句天涯究竟有多远,自然是乖乖跟着跑起来。

巨猿见果基格龙握拳捶胸,这可是猩猩之间互相示威的一个动作,它立即毫不示弱地挺起胸膛,用比果基格龙大一倍的声音“嗵嗵”地捶了几下胸,便向果基格龙追去。

小路和小薇互相一看,也赶紧追去,毛问智抱着遥遥,急得直跳。四下围观的看客早就堵塞了所有的路。叶小天唯一能够逃走的道路只有用条石架在水上的那条路,他牵着莹莹的手,跑在那一块块条石上。

※※※※※※※※※※※※※※※※※※※※※※※※

条石铺在碧水上仿佛琴键,他们轻快地跑在条石上,就像琴键上跳动的乐符。

莹莹被叶小天拉着跑,果基格龙咆哮着在后面追,巨猿则追在果基格龙后面。莹莹一边跑一边格格直笑,这样的场面虽然不如决斗刺激,但无疑更浪漫更好玩,她相信她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一刻,甜蜜的一刻。

叶小天拉着莹莹跑过小溪,逃到对岸。果基格龙寸步不舍地追了过去。站在对岸最靠近河水的那片岩石群上的近百号人正是夏莹莹的那些堂兄堂弟大侄子,立即呼啦啦地围上来。

“啊!”

夏莹莹一见自己的亲人居然都在这里,不由惊讶地轻呼了一声,但她还来不及反应,她那些堂兄堂弟很自发地绕过了他们,拦住了格龙。

“格龙,你要干什么?”

一个跟格龙认识的夏家子弟板着脸质问一脸“我要杀人”的果基格龙。

格基格龙双眼赤红。语无伦次:“我要杀了他,他……他亲了莹莹!”

叶小天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看他怒指自己,也大概明白他在说什么,叶小天本就有心激怒他,这时自然要趁机火上浇油。叶小天笑嘻嘻地道:“是这样么?”

叶小天伸手一勾莹莹尖尖的下巴,莹莹俏媚的小脸立即仰起来,一双大眼睛俏媚的睇着叶小天。叶小天一俯身,便在她的樱唇上啄了一下,夏家那百十条汉子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方才叶小天和夏莹莹在对岸,他们虽然看到双方相拥甚至有亲吻动作,但毕竟离的还远,此刻这个吻虽远不及刚才那个火爆,可是他们看得太清楚了。那种心灵上的冲击感……

“啊!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果基格龙气得又捶胸了,伸开猿臂,奋力一分挡在身前的几个夏家兄弟,迈开大步就向叶小天冲去。夏家兄弟正因看到夏家最珍贵的宝贝被一个男人亲吻而惊住。竟然来不及反应。

叶小天一见拉起莹莹继续跑,莹莹此时已经成了他的小尾巴,哪还有一点自己的意见,两个人只跑出数丈距离,便来到了第二层岩石群,夏莹莹的亲爹夏老六和她的二十多个伯父叔父正一脸怪异地看着他们。

心中最疼爱的宝贝有了心爱的男人,他们自然为她欢喜,可是又有一种最心爱的人被人夺走的感觉,心情异常复杂啊,所以他们一个个看着叶小天,目光不免充满了审视,他们要知道这个家伙配不配得上他们心目中的宝贝。

果基格龙身高步长,方才在那条石的水面小路上不得施展,这时却追得快,已然追到他们身边,钵一般粗大的拳头举了起来,夏老六一见,顾不得审视女婿,马上叫道:“果基格龙,住手!”

果基格龙此刻真像一头愤怒的猩猩,哆嗦着对夏老六道:“伯父,你不要拦我,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他戟指一点叶小天,大喝道:“你不要跑,是个男人就跟我一战!”

叶小天见他浑身都在哆嗦,虽然愤怒的样子很吓人,可是仔细观察,那种威势却不似方才骇人,心道:“啊!想必那可恶的慢性蛊毒应该已经发作了吧。”

叶小天不再跑了,向莹莹问道:“他说什么?”

莹莹道:“他说要杀了你呢,嘁!凭什么啊,咱不理他,哦?”

叶小天心道:“不是你坚持要我决斗的么?哎,女人心呐!”

叶小天道:“如果我败了,你还爱我么?”

莹莹含情脉脉地道:“爱!”

“有多爱?”

“非常爱!”

叶小天侧了侧脸,莹莹会意,立即踮起脚尖,在他颊上“啵”地吻了一记,

“爱的再深些!”

“啵啵啵”

果基格龙气的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夏莹莹大胆示爱,根本无视她老爹和那一群老头子的存在,老头子们的心登时碎了一地。叶小天一指果基格在,威风凛凛地道:“来吧,你敢打我女人主意,我就与你一战!

果基格龙咆哮一声就冲了上去,叶小天猛地跳起来奋力一拳,格龙仰面便倒,“轰”地一声砸地地上,仿佛连地皮都颤了几下。刚刚心碎了一地的夏家的老头子们,眼珠子登时又掉了一地……

:周一,两更七千求推荐票、月票!

俺此时正在上海参加活动,昨天过来的,明天回去,匆忙之中熬夜码字,务求不断更,不想居然多更了,各位英雄,请鼓励啊!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