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听妻入狱

叶小天入狱,偏又罪名不明,立即在葫县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先是罗巡检、顾教谕等人过来探问消息,他们毕竟是官场中人,虽替叶小天打抱不平,但是听说批捕令系出于南京刑部,且此事关系到京里一位大人物,虽然心中愤愤,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怏怏告辞。

但随后赶来的洪员外和葫县一众士绅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县里要做点儿什么,离不开他们这些人的支持,尤其像洪员外这样的大善人,三不五时就会捐一笔钱,对财政困难的葫县来说,这样的财神爷是他们不敢得罪的。

然而此事哪是‘花’知县能做得了主的,他也正郁闷着呢,便把这些人推到徐县丞那儿,正得意洋洋的徐伯夷顿时也被‘弄’了个焦头烂额。对这些人,他不好说重话,又无法再推到别人那儿去,只能好言好语地安抚,说些朝廷一定会查明真相,不冤枉一个好官,也不枉纵一个恶人的屁话。

他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如果恶语相向得罪了这些人,他们抬‘腿’就走,以后征收钱粮他们不配合,县里缺钱他们不捐款。那么,钱粮征不上来,政绩就无从说起,他们不捐钱,县衙里上下人等都会怪罪到他的头上,他还如何为官。

徐伯夷说的口干舌燥,好不容易把这些人打发走了,罗大亨和高涯、李伯皓又带着大批的驿夫跑到县衙‘门’前来请愿了,这一回连王主簿也无法置身事外了。‘花’知县带着徐县丞、王主簿亲自赶到衙前接见。好说歹说刚把这三位爷送走,高家寨和李家寨寨主又赶到了葫县县城。

这两位大爷是葫县最大的两个部落首领,他们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决定葫县安定于否,‘花’知县哪敢怠慢,正好王主簿和徐县丞也在,一个也别跑。‘花’知县拉住他们两人,又硬着头皮接待高李两位寨主去了。

此时,已是暮‘色’苍茫。

葫县大牢,最西边近城墙处,有一条狭窄的只容一辆小车通过的道路。这条小路正通向葫县大牢的西院墙内厨房位置,再往前就是死胡同了,因此并无人行走,小道上满是蒿草,再加上高大的城墙遮挡。‘阴’暗‘潮’湿。

蒿草丛中,有两道明显的车辄,大牢里的垃圾、泔水桶等物,就是从这里运出去的。因为年代久远了些,除了每日运送垃圾的车子,甚至没人记得这里还有条路。

此时。高小六儿挎着刀。正站在那角‘门’儿外,眼巴巴地望着黑漆漆的胡同外面,他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攥着荷包儿,满脸哭相。此时的高小六儿腹胀如鼓,好象怀胎八月的‘妇’人。

高小六儿自从得了太阳妹妹送他的那只荷包儿,就发觉身体有了些异样,他一天下来要跑**趟茅厕,泻得脚软,可是肚子却迅速地胀鼓起来。简直是莫名其妙。

到后来,小六儿也意识到他拿的荷包有问题,这时他才想起关于苗人和蛊的许多传说,惊恐之中的小六儿赶紧把那荷包儿远远丢开,结果荷包一离身,登时腹痛不止,简直绞断了肠子一般的痛。

无奈之下,小六儿只能把那荷包再捡回来,说来也是奇怪,那荷包一到手,腹中痛楚立即平静下来,可是腹泻与腹胀这两样本来绝不该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怪病依旧不见减轻,再这么下去,他不泻死,也得胀破肚皮而亡。

高小六儿此时已经认准了必是那个俏美可爱的小苗‘女’下蛊,连忙告了假,赶到叶典史府上求饶,太阳妹妹一口承认,就是她下了蛊,但是想让她轻易解了蛊毒却是万万不能。

太阳妹妹给了他一点‘药’,暂且解了他的腹泻之症,然后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小命悬于人手的高小六儿无可奈何,只是乖乖答应下来。

此时他正在等候太阳妹妹,过了一会儿,黑漆漆的小巷尽头出现了一道人影,高小六儿‘精’神一振,连忙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

※※※※※※※※※※※※※※※※※※※※※※※※※

叶小天盘膝坐在牢房里,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廊间一盏灯,发出昏暗的灯光。

不要说县丞,就算是县令,也没有权力把他抓起来,批捕的命令必是来自上头。可叶小天反复思量,始终想不通自己能犯下什么通天的大案叫人拿住把柄。如果是他曾经冒充典史一事,那么被抓的不应该只有他一个,如果是苏循天那桩人命官司,同样不该是他一个,此事太也蹊跷。

正因事出蹊跷,所以他心中坦然,并不惊慌。正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官府不可能拿住他的什么罪名,暂且静观其变吧,这应该只是一个误会。

叶小天安慰着自己,打个呵欠,正想躺下休息一阵,远处突然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叶小天警惕地抬头望去,就见一个身材瘦小的狱卒提着一盏灯笼慢吞吞地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个身材稍高的黑衣人,那人穿着一件连体的黑袍,头低着,连脸面都遮了起来。

叶小天一见异状,先是警觉地抓起了手中的铁镣,待见那袭袍子,却又陡然一喜:“那是冬长老的袍子,冬长老来探望我了?”

自从上次牢墙被挤破事件发生后,‘花’晴风痛定思痛,终于拨了一笔款子,把葫县大牢修整翻建了一番,如今比原来宽敞了许多,再加上现在没有那么多犯人,叶小天又被刻意与其他犯人隔开,所以这一片儿就只住了他一个。

高小六快走到牢房前时停住了,回首对身后的黑袍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就见长袍逶地的黑袍人轻轻点点头,高小六便往牢前走来。牢‘门’“哗啦”一声打开了。叶小天是被当作重犯看押的。戴着手铐脚镣,行动不便,是以坐在那儿未动。

高小六走进牢房,咳嗽一声道:“叶典史,你家娘子来看你了。”

叶小天一呆,惊讶地道:“我娘子?我哪……”

刚说到这儿,叶小天突然闭上了嘴巴。他忽然意识到,既然有人要见他,又是对狱卒这么说,很可能是为了方便有个合适的身份进来,这时怎能戳穿,他也正想知道外界的情形呢。

高小六板着面孔,一本正经地道:“以我朝悯囚之制规定,典史大人您尚无子嗣,所以特允你娘子入狱。夫‘妇’好合,若能留下一子半‘女’,也是你的福气。咳!叶典史,你好自为之吧。”

高小六说到这儿,转身又走了出去,往牢‘门’口一站。下意识地弯了弯腰。向那黑袍人讨好地招招手,黑袍人便姗姗地走过来,弯腰迈步进了牢房。高小六儿把牢‘门’一锁,压低声音道:“一个时辰,只有一个时辰,否则夜间巡戈的人来了,我也不好‘交’待,你们抓紧时间。”说完,高小六儿把钥匙往腰间一挂,转身走开了。

叶小天当初是天牢狱卒。虽然关进天牢的都是京官高官,那些人能做到那样的高位,个个年纪一把,早就有了子嗣,所以不曾遇到过“听妻入狱”的事儿,但他也听说过的,这时不免就有些茫然。

“听妻入狱?那我已经被判了死刑了?好歹我也是个朝廷命官,怎么可能尚未审问便判了刑?还有,我这娘子是谁,我那府里……,难道是哚妮?”

叶小天突然想到了太阳妹妹,他霍然望去,却见那黑袍人陡然拔高了一截,似乎方才一直是弯着‘腿’的,这时才突然站直,紧接着那人一撩黑‘色’的头罩,叶小天愕然叫道:“老‘毛’!”

面前这人一脸的络腮胡子,豹头环目,可不正是‘毛’问智。‘毛’问智冲上前来,‘激’动地叫道:“大哥,俺可见到你了。”

叶小天奇道:“老‘毛’,你怎么扮成这副模样,对了,外边怎么样了,我究竟因何入罪?”

‘毛’问智一呆,道:“大哥也不清楚犯了何罪?”

叶小天摇摇头道:“我正一头雾水。”

‘毛’问智挠了挠头皮,道:“我们四处打探,也不知道。不过,那徐伯夷逢人便讲,说大哥你这回死定了。”

“徐伯夷!”叶小天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如果说之前与徐伯夷斗法,争的只是在葫县官场上的话语权,这一次徐伯夷刻意加害,使他锒铛入狱,这就是你死我活的仇恨了。

‘毛’问智道:“哎呀,先不说那么多,大哥,你快脱衣服。”

叶小天吓了一跳,戴着铁镣的手下意识地往身前一护,骇然道:“脱衣服干什么,你……听妻入狱,却也不该是个男人啊?”

‘毛’问智道:“嗨!听什么妻入什么狱啊,大哥想生,出去了自管随便生。快脱衣服,咱俩换了衣服,我顶替你,你扮成我出去,放心,方才那狱卒没见过我的样子,你只要捏着嗓子扮成‘女’声,一定能‘蒙’‘混’过去。”

叶小天举了举手铐脚镣,道:“我这样子……”话犹未了,‘毛’问智已经从袍下亮出一件奇怪的黑铁所铸的像钳子似的东西,“嘿嘿”笑道:“用这玩意儿,都能撬开。”

叶小天摇头道:“我出去,换你留下?就算出得去,我也不能做这种事。”

‘毛’问智‘激’动地道:“大哥,俺老‘毛’没啥本事,跟了你之后,吃香的喝辣的,过得比猪都快活。现在人家要拿咱当猪宰了,那就该我来当那头猪。反正我坐牢坐习惯了,不打紧的,他们总不会杀了我的。”

“那也不行!”

叶小天刚说到这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高小六又气极败坏地回来了,后头还跟着另一个狱卒……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