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入侯门深似海

“镇远侯一脉现如今住在北京城,但每一代都会派个嫡系子弟镇守金陵祖宅,金陵的镇远侯府现在当家的是这一代镇远侯的三叔,顾三爷的长女嫁给了大国舅,和国舅家是亲戚。”

华云飞很快就向邻居打听了顾家的情况回来,叶小天颔首道:“原来如此!”

华云飞道:“大哥,我看那李国舅对夏姑娘似乎不怀好意啊。”

叶小天冷哼一声道:“你当我看不出来?莹莹对我说过与他相识的种种,这小子对莹莹一直殷勤备至的,后来得知我和莹莹的关系,这才死心。不过,他如今碰到了莹莹的父亲,那就不好说了。”

毛问智道:“是啊!这李国舅身份比你贵重,地位比你高,长得比你俊,又没有二十年尘世之缘的约束,俺仔细想了想,如果俺有一个女儿,俺也宁愿让她嫁给国舅爷。”

叶小天和华云飞一起看向毛问智,毛问智瞪着大眼道:“哥,俺只是实话实说。”

叶小天没好气地道:“所以很不中听。”

毛问智揉了揉蒜头鼻子,识趣地不吭声了。

叶小天转向侯府大门,慢慢锁紧了眉头。

华云飞道:“大哥,你看咱们是先礼后兵,还是……”

叶小天摇摇头道:“如果你是李国舅,你会不会防着咱们寻来?”

华云飞道:“当然会,我一定知会门子,不予通报。”

毛问智忍不住插嘴道:“如果有人寻来,还要乱棍打将出去。”

叶小天道:“所以,咱们直接找上门去,只能打草惊蛇,不但见不到莹莹,只怕他们还会防范更严。”

华云飞道:“那怎么办,李国舅一旦讨得夏老爷子欢心,对大哥你可大大的不妙。”

叶小天想了想,道:“走!咱们到侧面去,看看能不能偷偷进去!”

镇远侯府右面高墙下,华云飞左右看看,见路上没有行人,马上向毛问智打了个手势。毛问智一个骑马蹲裆势,双手手掌交叠,低喝道:“来!”

华云飞轻如灵猿,纵身一跃,单足在毛问智手上一踩,毛问智“嘿”地一声长身而起,双手用力向上一托,华云飞借势窜起一丈多高,手搭墙头引体向上,但他随即就滑脱了手掌,落在地上。

叶小天忙上前道:“没抓稳?你没事吧?”

华云飞摇头道:“小弟不是没抓稳,方才只匆匆一扫,院中就有十几条凶猛的恶犬,亏得我闪得快,否则它们已经狂吠起来了。”

毛问智惊道:“顾家养了这么多狗?那可怎么办?”

叶小天蹙起眉头想了想,道:“走,咱们再想办法!”

……

一家小酒馆内,叶小天和毛问智等了许久,终于看见华云飞走了进来。华云飞进了酒馆四下一扫,看到叶小天和毛问智,便走过来,在他们身旁坐下。

叶小天问道:“买到了?”

华云飞摇摇头道:“没有,官府对砒霜管制甚严,药铺里没有他们自己坐堂医开出的方子,根本不卖,。而坐堂医开方子是要先诊病把脉的,用不到砒霜绝不会开进去,真就用到这方药,开出的用量也极少,还得实名入册。”

毛问智插嘴道:“许他们以厚礼呢?咱们多花钱还不行吗?”

华云飞看了他一眼,道:“若因砒霜害命,买的、卖的皆是死罪。你说那药铺的郎中、掌柜、伙计们,要多少钱才肯答应?”

毛问智顿时语塞。

叶小天突然一拍额头,自语道:“我真是糊涂了,何必一定要买砒霜,冬长老和太阳妹妹或许会有办法。走,咱们回去。”

※※※※※※※※※※※※※※※※※※※※※※※※※

顾府里面,此时顾三爷、李国舅、夏老爷子和夏莹莹及她六位兄长正在打边炉。十个人分成两桌,红彤彤的炭火烧得屋里热气腾腾,火锅里沸水翻滚,香气四溢。

李国舅拿起一双公筷,挟起一片其薄如纸、其白如玉的鱼肉片儿在沸水中涮了涮,放进夏老爷了面前的小碟里,微笑道:“老爷子,您尝尝看,跟羊肉比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呢。”

说着,他又把一碟蘸料殷勤地推到夏老爷子面前,夏老爷子蘸了蘸佐料,细细品尝着,轻轻点了点头。李国舅又转向一旁始终嘟着嘴儿的夏莹莹,笑容可加温柔了:“莹莹姑娘,你也尝尝。”

李国舅平生第一次为一个女子动心,可是知道这少女已然心有所属后,他只能黯然封闭了自己的感情。虽然他对叶小天不屑一顾,觉得他根本配不上仙子一般的莹莹姑娘,可人家两情相悦,他又能如何?

谁料天从人愿,夏家老爷子竟然到了金陵,这时他才知道,莹莹姑娘与叶小天这段感情夏家是坚决反对的,李国舅当真是喜出望外,在他的观念里,父母坚决反对的婚姻,便百分百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此一来,他的希望之火又熊熊燃烧起来,而且比原来更加炽烈。

顾三爷把这一幕看在眼中,微微一笑,轻轻侧身凑到夏老爷子耳边,轻声道:“夏大人,咱们这位国舅爷相貌、品性都是一等一的好,出身家世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当今太后最宠爱的幼弟,我看他和令媛如金童yu女,般配的很呐。”

夏老爷子是贵州土司,得朝廷授官为指挥使,所以顾三爷称其为夏大人。夏老爷子看了看李国舅,再看看女儿,捋着胡须轻轻点了点头,有些意动了。

说起来,他的宝贝女儿确也到了适婚的年龄,可惜因为自幼的娇惯和过分的宠爱,弄得贵州地面上的那些公子少爷们大多避之如虎,莹莹固然是国色天香,可别的美丽少女纵然比她差些,却也不至于差得太多。

那些土司少爷们一想到和这位莹莹姑娘结为连理,偶尔有个争执冲突,就有几十上百个大舅哥冲上门来打架,就头疼的很,他们宁可娶一位姿色稍逊于莹莹的姑娘,也不愿受到如许之多的束缚。

到如今,只有果基格龙那个傻大个儿不畏凶险地追求他的爱女,果基家的身世也是不凡,夏老爷子自然是乐见其成了,谁知他的宝贝女儿却喜欢了叶小天。叶小天家世差些也就算了,反正他夏家也不指着靠女儿联盟其他势力。

可是叶小天是生苗尊者,只有二十年尘缘,这就不是他所能够忍受的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一生幸福安乐?二十年后,他的宝贝女儿才三十多岁,外孙们都还没有成年,就得孤零零独守空房?

如今见这李国舅一表人才,家世出身都是一等一,无所挑剔,而且身为国戚,几乎不会受到官场势力更迭的影响,可以与国同休永享富贵。如今皇帝已经亲政,回头少不得要赐国舅一个爵位,起码也是一个侯爵。若是嫁了他,自己的宝贝女儿就是侯爷夫人了,有何不好?

想到这里,夏老爷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暗暗生出促成二人的心思来。

※※※※※※※※※※※※※※※※※※※※※※※※※

汤显祖没有跟着叶小天去镇远侯府,此时他已回到驿馆。

驿馆门口,两个驿卒正往门上贴着门神,一旁还有几个驿卒正往灯竿上挂着成串的红灯笼。门口有小贩挎着篮子,叫卖着瓜子花生玉兰片,街对面搭着几个彩棚,棚下有人叫卖着琉璃喇叭、拨浪鼓和竹马,还有人摆摊叫卖爆竹和烟花,年的气氛已经越来越浓了。

汤显祖停在驿馆门口,静静地看了一阵儿,举步迈进驿馆,意气不觉有些消沉。这时节交通太不便利,他游学在外,想回家一趟甚是艰难,今年又得独自在异乡度过了。

因为接近年节,寄住在驿馆里的人少了许多,显得有些冷清。汤显祖漫步园中,忽然看见一位少女静静地立在一株垂杨柳下,看着潺潺的流水出神。汤显祖看着她萧索单薄的背影,忽然产生了一种同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不觉缓步走了过去。

“展姑娘……”

“啊!汤大哥!”

展凝儿慌忙敛去难过的表情,硬挤出一个笑脸来。

汤显祖呵呵一笑,道:“展姑娘,你有心事?”

展凝儿道:“哪有什么心事,只是……只是陪着莹莹来了中原,眼见年关将近,不能还乡,略有惆怅之意。”

汤显祖笑了笑,道:“是么?是因为过年回不了家,不是因为叶贤弟?”

展凝儿慌乱地道:“怎么可能,我……我干嘛要因为他而……惆怅?”

汤显祖对展凝儿很有好感,他喜欢展凝儿的爽朗大方,尤其是展凝儿和夏莹莹两女中,展凝儿和他相处的时间更长,自然交情更深一些,眼见她为情所苦,不由说道:“展姑娘,我知道你与夏姑娘情同姐妹。不过择选夫婿是一辈子的事,这种事不能让的。”

展凝儿听他直白说出,脸儿不由一红,不过她倒底是直率性格,不善矫饰,羞窘之后,干脆坦然承认了,黯然低下头,幽幽地道:“谈什么让不让的,叶小天……本就是喜欢她的。”

汤显祖道:“可我并未看出他不喜欢你。”

展凝儿瞿然一惊,霍地抬起头来。

汤显祖道:“情场如战场,你让一步那便满盘皆输。想当初,我那夫人也是喜欢她表兄多一些,眼见都是人家盘子里的菜了,还不是被我一口吃下?这么多年下来,我那娘子滋润着呢,早忘了他的青梅竹马是谁啦。”

展凝儿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也行吗?我怕……我觉得……要是莹莹……我……”

汤显祖微笑道:“你怕莹莹不开心?呵呵,那就要看,你是舍得夏姑娘,还是舍得叶小天了。你尽管表白你的情意,如何取舍,最终还是叶贤弟来决定,就算负了她,那也不是你吧?”

“不是我……不是我……”

展凝儿的眸子蓦然亮了起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